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细雨

喜欢在清风中散步,更喜欢在细雨中遐想.

 
 
 

日志

 
 
关于我

爱好世界语、摄影和写作。也比较喜欢策划和企业管理。

仁兄弟  

2009-04-01 11: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兄弟

拜仁兄弟是鲁南地区一种民间习俗,有人说是拉帮结派,也有人说它使一种陋习,但作为一种民间文化现象却实实在在存在着,在枣庄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仁兄弟,当然也包括我,每当我在给国外朋友介绍这种文化时,我就想想着怎么用世界语来表达它,fratigo 当然可以表达,但有时还要加上注释,fratoj kun malsamaj familiaj nomoj.后来觉得既然有人说它是陋习,就别刻意去向外国友人介绍了。

2008年9月21日,陈伟市长在枣庄学院运河文化研究院接牌仪式上解读了拜仁兄弟这种习俗的根源,枣庄是全国著名的矿区,解放前,煤矿开采条件差,经常出现各类事故,矿工们的生命就没有保障,活了今天,就没有明天,于是矿工们就结拜兄弟,自己伤亡后,好有自己的结拜兄弟照顾自己的妻儿老小,就这样仁兄弟文化现象一代一代传下去。这种现象表现了枣庄人的大义、仁义和义气,因此只要拜了仁兄弟,关系就像多了个姓的兄弟一样亲切,不光婚伤娶嫁要参加,仁兄弟的父母去世还要穿白大褂,甚至披麻带孝。

我拜了两伙仁兄弟,一伙是我北山的邻居、同学;一伙是我在枣庄煤矿下井的同事们。二十多年过去了同事们各奔东西,只是偶尔碰到各家婚伤娶嫁时才能在一起叙叙旧,啦啦呱。矿工出身的我们也没有多大出息,谁都没给谁帮上多大的忙。当时拜的时候,也是湖湖涂涂,一个我不喜欢的同事跑到我家说班长要请我们喝酒,到班长家我才明白怎么回事,一百个不愿意也就顺了过去,再说班长还是我姐夫的亲戚。这样班长就成了我们的老大,拜完仁兄弟,我们整天在大哥家吃吃喝喝,还练武术,大哥说我们弟兄几个,每人一条棍,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其实,近三十多年来我们一次架也没有打过,练习的武术只当锻炼身体了。邻居的那伙是高中毕业当年拜的,高中毕业时我们都成了待业青年,整天到处乱晃,今天是渴口拔丝厂,明天就是桌山铁矿,针织厂、肉联厂哪里都去,从来不走大门,几乎都是爬墙头。有时候自然会和别人发生冲突,不是你看不起我,就是我看不起你,都是服谁不服谁的问题。有一次我们给“憨瓜”,“二牛”,“杨老保”一伙接上了火,兄弟几个就把“憨瓜”仍到了石灰池里,他们就再也不敢惹我们了,不几天,“憨瓜”就穿上了警服,我们也只能躲着他走了。市里要招工了,我们老大喝得走不了路,我们就把他从墙头托过去,老七连得只得替他查了体,老大就进了二毛厂,后来二毛下马后,老大到处做生意,被检查院抓了进去,我们兄弟又筹钱把他捞了出来,由于败落,慢慢他就离我们远了,什么事也不参加,到现在也没有提还我们钱的事。2000年,我们在“绿星饭店”聚会拔了他的香根,老二荣升老大,又把国庆后续了进来,其实多少年来,我们就把国庆当做了自己人。后来国庆混了社会,成了枣庄名人,竟拜了19伙仁兄弟,加上连兄弟,呼呼啦啦上百人,连他自己也记不清自己究竟有多少伙计。我们每次都告诫他,别乱拜,我们亲生的,我们是原配。其实他也不情愿,他不止一次地给我说,来往太大,受不了,过几天他就要去香港定居了,谁也找不到他了,哈哈!

连续三年,我们同学时期的仁兄弟全家老小在春节聚会,孩子们在一起谈谈大学生活,大人们介绍介绍各自的工作,感觉不错,仁兄弟其实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分子。看你怎么看,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个鳖亲家,不正是这个道理吗?

2009-4-1

  评论这张
 
阅读(9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