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细雨

喜欢在清风中散步,更喜欢在细雨中遐想.

 
 
 

日志

 
 
关于我

爱好世界语、摄影和写作。也比较喜欢策划和企业管理。

天涯何处不爱绿 上苍难为播种人---枣庄世协记事  

2009-03-11 15:0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奥运的场馆鸟巢的设计无处不在展示人文奥运的理念,同时借助于鸟巢彰显了人们对家的刻求与向往,作为世界语爱好者我们无时无地不在想我们的家在哪里,我们能否有个说话、喝茶、谈论理想的家,在国际世界语界,有,她就是拥有6000多个人会员的坐落在荷兰的国际世界语协会,在西方圣堡美丽的鹿特丹一坐四层小楼就是国际世界语者的家。1987年,经过世界语爱好者们的共同努力,我们也成立了世界语协会,我们也算有了个家,于是我们就有了家和搬家的故事。
故事得从矿务局5号楼说起。在原枣庄矿务局大大门西南侧,有一坐外表看来非常普通的两层小楼,但楼的内部装修却是古色古香,楼的地板和楼梯都是木制的,进入小楼中华传统的吉祥色---枣红色调会映入你的眼帘,让你感到幽雅和倾心,矿务局机关党委就在这坐小楼上办公,在这坐小楼上工作的人每天都会看到一位身材瘦弱、服饰整洁、刚劲挺拔的人在擦楼梯、拖地板,他就是机关党委书记程伟,他是几乎每天第一个来到这里而又最后一个离开的人,有时他的办公室的灯也会亮到深夜。84年4月,我们几个年青硬是把他推上了枣庄市世界语协会筹备组组长的位置,于是,他的办公室就成立协会筹备办公室,也就成立我们经常光顾的家。由于程书记白天工作繁忙,我们的活动经常在晚上进行,他房间的灯光就是我们的开会的信号,看到灯光,我们心理就想着程书记在等着我们。
程书记的办公室在二层东首,办公室有一张老式办公桌和几把椅子,还有一个有八、九个抽屉的单排橱子,在橱子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世界语文件和个地的小报,为了和国内世界语组织开展交流活动,我们也创办了《绿之光》小报,小报的编辑、刻版、印刷到邮寄实际都是程书记一人在这里完成的的,我有时看到他带着两个眼镜在伏案刻版,非常很受感动,总想着有一天我也会象程书记一样多协会出些力。
在这个间办公室我们运筹着世界语协会的成立计划、开展着信息交流和工作研讨,在程书记的策划协调下,我们以矿务局教培部的名义在矿务局机厂小学举办了四期世界语培训班,为枣庄世运打下了人才基础。我们成立协会的条件具备了,然而由于个别领导的认识不到位,或者说是对新生事物的冷漠,从社科联批准筹备到成立我们艰难走过了慢长的三年时间。
1985年,我和李春雷到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学习去了,协会筹备组工作压力就越来越大了,在世界语讲习班里也是程书记第一个到学校也是最后一个离开,他每从家里带一块湿抹布把教师里的桌子擦的干干净净,整理地整整齐齐然后坐在最后听课,下课后他把黑板擦的干干净净以免影响白天孩子上课,有时天热程书记还把自己的电风扇拿到学校给授课老师用,就这样在这艰难的条件下,为协会成立做着筹备工作。在繁忙的工作中,程书记不忘经常给我写信鼓励我好好学习,同时通过家里的工作。一年后程书记执意要辞去机关党委书记的职务,他到了局宣传部统战科主持工作,我们就要搬家了,其实我们能有什么可般,没有家具、没有办公设备,仅仅是一些文件资料而已,一块刻小报的钢板,一个油印机、还有一个小包,包里有一个筹备小组的公章和一个放绿星章的小饭盒,至今这个小饭盒还在协会使用着。
记得我去向程书记汇报工作,一进统战科办公室的们,他的同事孙大姐的目光就一直躲着我,她在流泪,看见我来,她的眼泪越发控制不住,哽咽着向我说程书记调走了….。情绪稍微平静后,她向我讲述了程书记的二、三事, 有一次局里召开统战座谈会,程书记让她去买些水果,他却买了些瓜米,她向程书记说明了原委,原来她看到一位农村老大娘在那里卖瓜米,她可怜老大家娘,就买了她的瓜米,程书记转身就走了,到了老大娘哪里丢下一些钱,就继续回来开会。还有春节期间程书记用自己的钱买了挂历送到每一户侨胞手里,说矿务局经营困难,没有买什么东西来看你们,只是给你们买了挂历送给你们,侨胞们都非常感动。这样的好人离开了岗位。难免同事有留恋之情。看来这次我们又得搬家,程书记拎着我们的包又走了,他到了矿务局老年大学做组建工作去了。
程书记筹备完老年大学,不久就离休了,我们在那里也开了几次会。当时,我和崔国庆、李洪恩、张荣莹,当然还有程书记搞了一个最小的柴诞节纪念活动。
86年第71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在北京召开,按照当时的操作模式,没有正式注册的协会是不能够组团参加盛会的,因此省世协在老世界语者叶锦田的操持之下在大会召开前夕成立了,省里组织了代表团。由于我们没有正式成立协会,就没有资格参加会议,85年全国首届世界语大会就是这个原因,我们也没有参加。这次我只有象众多的狂热的世界语分子一样,只身一人去北京观摩大会了,然而被世界语者们向往的盛会却没有向我们这些爱世之徒敞开大门。我们只好象游神一样在大街上寻觅着国外的世界语者,与他们聊上几句当时并不流利的世界语,在绿星之光的沐浴之下,在和平友爱的理想感召之下,我们在贪婪地、底下地、偷窃般的享受着世界语那神秘的文化。回来后我向程书记如实汇报了一切,看得出他当时的无奈,没过几天程书记就和杨殿堂老师去市委联系成立协会之事了,尽管石宝光部长对协会筹备工作表示满意,但由于反对者的声音过大,他也只能无奈地、委婉地回绝了我们。从不求人的程书记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市委主要负责人,他当年的老部下了,在吃了几回闭门羹以后,他硬是用了5个小时的焦躁的等待逼着这位负责人与他见了面。
社科联在接到电话以后,协会成立的步伐就快了许多。87年8月28日,枣庄市世界语协会正式成立了,成立大会开得简单朴素,会后我们几个小青年掏遍了各自的腰包,凑了几十块钱大喝了一场。
协会的挂靠单位是枣庄师专,但离市里较远活动不便,协会成立第二年,程书记就联系了矿务局教师进修学校,给我们找个一间楼道的夹房,那算是协会成立后的第一个家。
有了那么一个地方,程书记就张罗着组织秘书组和翻译小组,还在那里由枣庄师专讲师,我们的秘书长杨殿堂老师主持了召开小型“教学与翻译研讨会”。翻译小组的成立促进了协会学术活动的开展,接着我们组织翻译了四篇论文,三篇参加了由中国科学院组织召开的第二届国际科技世界语大会,其中《东西汇流与新医学的诞生》被推荐在《世界科技》杂志上发表,《踝管综合症的解剖及治疗》在日本《国际医学》杂志上发表。
有一天,程书记安排我为协会做个小牌子,我就用十元在我的邻居家干活的木工那里做了五合板空心的小木牌,想挂在教师进修学校的南门上,不料牌子比门柱大,我就拿去让木工返工,谁知木匠就是抽不时间给改,后来就溜乡去了,牌子没有挂成,程书记很是不高兴,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在那里活动越来越少了,好多活动安排在医科所开展。所长安群是热情的、激情、智慧的学术人才,他不但支持了所里的刘中先、常玲学习世界语,自己还亲自参加世界语学习,协会成立前还举办了世界语培训班,他最大的贡献是游说科委曹主任加入到我们世界语运动中来,使之成为我们协会永远的舵手和领袖。协会成立后安所长被推选为副理事长,一直热心于世界语的宣传和推广,94年,他举家前往了青岛。尽管没有任何决定,事实上医科所又成了我们温暖的家。但协会的所谓的财产还留在程书记那里。当时为了打印论文,医科所买了一台世界语打字机、程书记给协会买了一台,算了协会有了现代化家当了。
记得在协会召开首次年会的前夕,我们在医科所又开了一个专门会议,会议商讨了聘请协会名誉职务,时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希文、政协副主席孙维林担任了我们的顾问,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洪业担任了我们的名誉理事长,老领导们对世界语事业非常支持,几乎每年参加我们的年会及重要活动。他们的加入不但提高了世界语协会的地位,而且为协会的发展提供了政治保障和关爱。
1988年,支持世界语协会成立的市社科联副主席调到市经济干校担任副校长主持工作,程书记又多次找王校长要求继续支持世界语协会工作,王校长就把我调到了学校从事后勤工作,同时让我那出更多的时间来兼职做协会的工作。我在学校工作稳定以后,我慢慢地试探着建议王校长把学校作为世界语协会的挂靠单位。不料王校长满口答应,王校长多年从事社科团体管理工作,深知其社科团体的重要性及困难,他自己本身就兼任着经济学会的领导职务。在经济干校做主要负责人时,支持了三个学会的发展,经济学会、公共关系协会和世界语协会。我利用后勤工作的便利就找了一间没用的厕所给造成办公室,程书记谨小慎微地送来了30元钱让我买玻璃,恐怕我花了学校的钱会引起其他领导的不满。办公室粉刷完以后,程书记为协会买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个文件橱,安所长送来了一对杯子,崔国庆把自己使用多年的录音机捐给了协会,我把家里的世界语书籍都运来,王校长看橱子不够用就安排我又买了一个,我们的会员纪肖谦甚至还送来了一大瓶胶水和几张白纸,罗建红为协会拿来几块小木板我们做了个小牌子,这样协会就有了实实在在的家。我们不止一次地为之兴奋,为之庆贺。
89年5月,我们协会名誉理事长孙洪业为协会挂牌,理事长朱思勤、干校冯相栋书记及王校长参加了挂牌仪式。从此协会就在经济干校发展壮大,同时也在编织自己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2003年经济干校被枣庄学院兼并,世界语协会在经济干校生存了14年里,在这14年里,协会举办了近20期世界语培训班,培养了几百名世界语初级人才;开展了世界语实验教学活动,制定了中专世界语教学大纲和学力标准;在教育电视台开办了世界语讲座;编印了《枣庄世运》刊物;成立了医学研究所和绿星科技发展公司,为新时期社团以会养会做了有效的探讨;组团参加了第二、三届全国世界语大会、第五届太平洋地区世界语大会、首届亚洲世界语大会、组织举办了全国医学世界语协会成立大会;接待了来自俄罗斯、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世界语者来访;接待了全国世协领导潭秀珠、邹国相、祝明义、戴颂恩的来访;枣庄的世界语运动在全国名声大振,甚至在亚洲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在如果考察研究枣庄世界语运动史,我们清晰地经历的两个时期是:协会筹备及成立初期(1984-1990)为程伟时期,那么协会探索发展时期(1991-2003)就是干校时期。目前协会的主要力量还是这两个时期所锤炼出的优秀的世界语们在为世界语事业奋斗着。
我作为协会的兼职负责人几乎经历了协会所有的故事,回首协会所走过的路,刻在心里的记忆是终身难以忘却的,
协会挂靠到经济干校的第二年,经济干校与职工中专合并,王校长就又调走了,原职工中专的校长孙清萍担任了校长,孙校长也是通情达理、责任心比较强的领导人,他启用的一批下属自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不久我就被委派到校办工厂工作去了,协会的生存受到了严重威胁,学校分管领导勒令协会搬出学校,任凭我怎么解释也说服不了他们的敌视和冷漠,我不得不向协会老领导们请示,我们在市职工教育办公室开了个紧急会议,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洪业、王希文、科委曹主任及王庭武参加了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了协会的挂靠问题,曹主任提出将协会迁往情报所,孙主任坚持留在干校,通过他的协调协会总算保留了下来。我又聘请了孙校长担任我们的顾问、推选了宫恩惠副校长为副理事长,这样协会在学校的正面的力量慢慢加强,但反对者的行动一天也没有停止,两年内,协会从平房到南楼再搬到北楼,我们不敢有任何的祈求,不敢有任何怨言,他们有时会把对世界语协会的仇恨有时会记在我的头上,我在职称、住房等问题上都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后来我承办了学校印刷厂,把协会的业务安排印刷厂开展,这样在夹缝中生存才能避开他们的视线,印刷厂支持了协会大部分经费,这样协会又可以稳定发展下去了。
孙明孝 为庆祝枣庄世界语协会成立20周年而作2007年8月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