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细雨

喜欢在清风中散步,更喜欢在细雨中遐想.

 
 
 

日志

 
 
关于我

爱好世界语、摄影和写作。也比较喜欢策划和企业管理。

悲愤天不公 绿邦思友情  

2008-01-26 08:39: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充满理想和富有想象力的2008年带给我的是三条不幸的消息,一是尼泊尔青年世界语协会主席Apsana Giri 小姐在美国死于街头事故,二是中国青年世界语运动杰出的代表、国际世协会员董树林先生于元月6日不幸病逝,三是世界语界的老前辈、湖南世界语运动的旗子与舵手姜祖岳老人于元月9日驾鹤西去。

Apsana小姐是我在日本第92届国际世界语大会上认识的,她是作为日本世界语学会免费邀请参加大会的23名亚洲青年世界语者之一,她的小巧、睿智、甚至她的微笑都会给与会者人留下美好的记忆,在这种记忆中带给我们更多是使我们看到了尼泊尔青年世界语运动的希望。这样的人,这样的同志、这样的希望的离去当然留给我们的是惋惜和思念。

姜祖岳老人的离去引起了全国世界语界的悲痛,世界语者们的悼念词、唁电布满绿网,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可歌可敬战士可痛心,而流泪,上苍的不公给我们带来的是不幸。

三位逝者当中,离我最近的是董树林,他是我的学生,是我不太熟悉的邻居,但却是我知根知底的战友。在他去世的前一天,我执意要去医院看他,但最终没有成行,留给我的是终生遗憾,在得知他去世的当天我和李春雷秘书长及青年委员会杜军鹏主席到他家里探望,他年迈的母亲、年青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悲痛欲绝的哭声早已令执事的亲朋好友乱了方寸。按照当地的风俗,少亡下葬是不过月的,于是第二天就匆匆火化、埋葬。火化前进行了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枣庄世协副会长王庆华、崔国庆及部分理事、青年委员会委员参加了告别仪式。来也匆匆,去了匆匆,我的战友就这样走了。

我由于公务出差没有参加他的遗体告别仪式,两天后我出差回来的几天里,几乎是彻夜难眠,战友的沉默和对世界语运动的深思不断在我脑海里浮现……。

1989年以后,枣庄市经济干校成为世界语协会新的挂靠单位,学校也就成了世界语培训基地,91年秋我们又举办了新的世界语初级班,开课十几天后,一个青年找到我要参加学习,并称是我的邻居,当时我根本想不起来他是我哪里的邻居,只想只要能跟上课就让他学就是了,再说,当时也没想他能坚持学下去。就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个邻居,他就是董树林,他的确是我94年前居住过的北井宿舍的邻居,他住在我家的前几排,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谁也没有想到,他学习非常刻苦,不几天就成为班里的姣姣者,他不仅是一名好学员,而且成为一名优秀的世界语者,论学习条件,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论文化水平,他只是一名一般的初中毕业生,然而他凭者自己的坚韧、坚强和努力,掌握了世界语,后来又在我们学校学习,取得了中专文凭。在92年青岛第五届太平洋地区世界语大会上,他就能用世界语自如地与国外朋友交流了。从此也交接了一批各国的世界语朋友。94年他被推荐参加了国际世界语协会,从此开始了他的国际世界语交流。

成为国际世界语协会会员以后,他便积极主动投身于国际青年世界语运动,不久便成为国际青年世界语组织的护照服务枣庄的志愿者,在担任自愿者期间,他积极主动介绍枣庄的市情市貌和风土人情,在他的宣传鼓动下,波兰的环球旅行家杰克和玛若娜来枣庄旅行,他们把枣庄的熊耳山大裂谷介绍给欧洲的朋友;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青年教师来枣庄观光,把枣庄的美景带回美国和奥洲;波兰的小伙子来了,德国的姑娘也来了,俄罗斯流浪青年塞哥依来到枣庄就不想走了,这一切一切,没有树林的努力,枣庄在国际世界语界的知名度不会那么高。由于他在国际青年世界语运动方面的突出贡献,1998年他被国际青年世界语组织推选B级委员会委员,当时成为8名委员中的唯一的中国人,为国争了光。

1994年,他参加了第14届中日韩三国青年世界语研讨会,2004年参加了北京第89届国际世界语大会,在会上通过他的努力又促成波兰袋鼠幼儿园与我市甜密幼儿园缔结了友好关系。

他几乎参加了所有的地方世界语活动,为全国医学世界语大会及首届(枣庄)国际世界语节的胜利召开做了大量的具体性的工作。

他在国际交流方面的工作是突出的,然而他却遭到单位毁誉,有人认为他是不务正业、甚至个别官僚借他来毁誉世界语运动,具有百年文化历史的名矿,能容的下腐败官僚,却容不下一位热爱和平友谊的热血青年,由于在单位没有能吃饭的岗位,他不得不到处打工为生,他到枣庄学院做过校工,在薛城搞过消防工程安装,尽管每日苦苦为生活奔波,然而他没有忘记他所爱的语言,他经常在网吧上网同国外世界语者保持联系,在进行他的地下国际交流活动,也就在他最忙的时候,他还抽出时间为我编写的《世界语教材》校对。

十几年前,他发誓要用世界语杀出一条血路,更换了两次护照,但都未能出国,2007年,日本世界语者大石阳与他合作编写中文版《世界语袖珍教材》接近尾声,大石阳先生邀请他参加横滨第92届国际世界语大会,想借开会之机两人切磋教材编译的技艺,他在接到邀请信的不几天后就住进了医院,在协会给他办理签证时才知道了他的病情,8月 我和副会长孟琳陪省世界语协会会长刘晓俊教授及秘书长邹爱民教授借协会成立20周年庆典大会之际专程到医院去看他,那时他就已经不能说话了,只是看到的无言的泪水。在日本大石阳先生和法国卢娜女士得知他病了以后,非常痛心,并让我带了些礼物遥祝他早日康复。

国际世协领导成员、亚洲世界语委员会主席的堀太雄在得知树林病逝以后非常无奈地说继尼泊尔Apsana Giri去世以后又来了年轻的一代那么不幸的消息,看到他的女儿托着他的遗像,真是想流泪呀!他请枣庄世协转达对他哀悼和对他家人的问候。韩国首尔世界语文化院院长李仲琦教授及日本和歌山老世界语者江川治邦先生都表示了对他的哀悼。

不久前,日本世界语学会为了迎接全日世界语大会的召开编写了《我和世界语》文集,文集收录了180名世界语的文章,树林的文章也在其中,想必日方早已把书寄给了他,只是他收不到了,更看不到了,但他的名字会永远留在世界语者心中!

树林,我的战友,安息吧!

                                                                                                  孙明孝 于枣庄学院

                                                                                                         2008-1-11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